为了消除质押风险这些公司十八般武艺全用上了

2018-10-22 13:57 作者:公司公告 来源:ag88环亚国际

  解铃还须系铃人。被困流动性危机的沪市上市公司大股东们在有望获得外部力量“雪中送炭”的同时,也在主动谋出路、拿实策,抓紧时间、抓住机会纾困:求援的求援、盘资产的盘资产、退出的退出,有些大股东还创新方式方法,动用各种资源来化解风险。

  对于存在大股东高比例质押的上市公司,流动性较强的控股股东会选择尽快将风险扼杀在萌芽状态。多家本来大股东质押比例超过90%的公司,其大股东通过快速盘活上市公司体外资产方式偿还借款。

  以神奇制药为例,截至2018年2月10日,公司大股东神奇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迈吉斯分别持有公司1.31亿股、8800万股股份,合计约2.19亿股,当时公司股价较2016年高点已经腰斩。由于大股东的多笔质押发生在2016、2017年间,伴随股价下跌,大股东不得不进行补充质押,导致神奇投资直接和间接所持的2.19亿股股份中有2.05亿股处于质押之中,质押比例高达93.6%。不过,通过盘活资金,神奇投资火速将质押比例降了下来,于4月13日、5月31日、7月4日依次降至88.14%、63.43%和41.48%。

  所持资产变现能力较强的大股东及早盘活资产,是解开股权质押“连环扣”的明智选择。如人福医药,9月13日,公司大股东当代科技将质押给信达资产湖北分公司的8.63%上市公司流通股解除质押,致自身的质押比例降至70.3%。而根据公司半年报,截至6月30日,当代科技的股权质押比例高达93.4%。据了解,当代科技是通过盘活旗下资产,加快资金回笼,提前偿还借款,从而解除了质押。

  比起上述“自力更生”的大股东,一些主业稳健、颇有吸引力的公司的大股东选择了适当“求助外力”。外援的加入,不仅能够帮助大股东拓宽融资渠道,与大股东的战略发展相契合,其自身则实现了低成本入股,有望形成“多赢”格局。

  例如,10月15日,精达股份控股股东特华投资控股披露,已与华安保险签订股份转让协议,转让其所持流通股17595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9%。本次转让后,特华投资的持股比例下降至12.8%。这是沪市公司大股东寻求风险化解的最新案例之一。根据公司此前公告,截至10月11日,特华投资所持4.26亿股中的2.68亿股处于质押状态,质押比例为62.9%,而这一比例今年最高时一度接近90%。

  类似的还有美克家居的大股东美克集团。截至9月11日,美克集团持有公司股份6.5亿股,质押比例为79%,而此前美克集团质押比例曾超过90%。之所以有如此改善,是因为美克集团调整了产业战略布局。“此前,受集团控股99%的子公司美克化工影响,大股东资金较为紧张,但集团逐步退出化工相关领域,美克化工选择引入国有资本,从而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大股东的流动性。”接近公司的人士向记者表示。

  对于主业不振或者存在一定瑕疵的上市公司而言,其大股东话语权较弱,控制权让渡或是更优的选择,如*ST藏旅、松发股份。

  日前,*ST藏旅发布公告,宣布完成工商变更登记,控制权变更尘埃落定。今年年中,公司公告称,新奥控股受让国风集团及考拉科技持有的国风文化与西藏纳铭各100%股权,从而间接持有4616万股上市公司股份,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20.34%,将入主上市公司。本次股权转让采用承债式收购方式,新奥控股向出让方支付4.12亿元的股权转让款,同时国风文化与西藏纳铭应付各自原股东的债务合计6.78亿元由新奥控股负责清偿。

  *ST藏旅股价已从年初的最高23.09元下跌至不到10元。公司大股东国风集团除了通过国风文化持有公司11.46%股份外,还直接持有公司13.18%股份。截至今年一季度末,国风集团直接持有的2992万股公司股份中,有2972万股处于质押状态,随着股价的深跌,国风集团面临平仓压力。而新奥控股的入主,不仅使得国风集团于6月底全部解除股权质押,缓解了其质押风险,还缓解了公司面临的债务危机,给公司带来了产业发展的新机会。

  在化解质押风险上,一些公司的大股东在手法上有所创新。“大股东是化解质押危机的关键人,尽管有些公司的质押危机是否解除还需要长期观察,但这些大股东的尝试和勇于承担的态度值得肯定。”相关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。

  10月13日,龙韵股份披露股权质押情况:截至当日,公司大股东段佩璋直接持有的公司3069万股份中,累计质押1534万股,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49.98%。而在今年3月中旬,段佩璋的股权质押比例高达98.9%。即使算上其一致行动人,合计质押比例亦高达84.25%。

  复盘段佩璋降低质押比例的过程可以发现,其采用了将质押股份逐笔解除质押,虽然期间伴随几笔小规模的重新质押,但整体上质押股份数量不断下降,从而达到了逐步降杠杆的效果。“龙韵股份大股东的做法其实是把持股分多笔,在多个银行和券商处质押,一旦某一笔质押接仓线,公司立即提前还款,避免平仓风险。”有接近公司的人士表示。

  华夏幸福大股东则是“股权转让+业绩对赌”模式的尝试者之一。今年7月10日,公司大股东华夏控股拟以137.7亿元向平安资管转让其所持19.7%股份。完成转让后,公司大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42.67%,平安资管方面持股19.88%。作为条件,后者有权向董事会提名2名候选人;华夏控股承诺上市公司2018年至2020年归母净利润较2017年分别增长不低于30%、65%和105%,如未达承诺业绩,大股东将向平安资管进行现金补偿。在业界看来,华夏幸福大股东的这一做法算得上一种“名股实债”的融资之举。

  易见股份走的是另一条“捷径”,即在大股东股份处于冻结状态或者处于限售期,其股权变更不易的情况下,选择了表决权的让渡。9月27日,公司大股东九天控股所持4.24亿股被质押的股份,因华融资产申请保全被全部冻结,而公司股价在9月28日接近跌停。同时,在公司前十大股东中,七名股东质押股份总数占总股本的61.7%,公司控制权隐含风险。在此背景下,10月7日,公司大股东将所持19%股份对应的表决权等股东权利委托给有点肥科技,拥有29.4%表决权的原二股东滇中集团由此被动成为公司新的大股东,公司实控人由冷天辉变更为滇中新区管委会,同时九天投资和有点肥科技出具不谋求控制权的承诺。至此,公司迎来一个新局面。“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,滇中集团将整合公司资源继续支持上市公司各项业务发展。”在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,滇中集团如此表述。

  解铃还须系铃人。被困流动性危机的沪市上市公司大股东们在有望获得外部力量“雪中送炭”的同时,也在主动谋出路、拿实策,抓紧时间、抓住机会纾困:求援的求援、盘资产的盘资产、退出的退出,有些大股东还创新方式方法,动用各种资源来化解风险。

  对于存在大股东高比例质押的上市公司,流动性较强的控股股东会选择尽快将风险扼杀在萌芽状态。多家本来大股东质押比例超过90%的公司,其大股东通过快速盘活上市公司体外资产方式偿还借款。

  以神奇制药为例,截至2018年2月10日,公司大股东神奇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迈吉斯分别持有公司1.31亿股、8800万股股份,合计约2.19亿股,当时公司股价较2016年高点已经腰斩。由于大股东的多笔质押发生在2016、2017年间,ag88环亚探索依职权除名机制破解。伴随股价下跌,大股东不得不进行补充质押,导致神奇投资直接和间接所持的2.19亿股股份中有2.05亿股处于质押之中,质押比例高达93.6%。不过,通过盘活资金,神奇投资火速将质押比例降了下来,于4月13日、5月31日、7月4日依次降至88.14%、63.43%和41.48%。

  所持资产变现能力较强的大股东及早盘活资产,是解开股权质押“连环扣”的明智选择。如人福医药,9月13日,公司大股东当代科技将质押给信达资产湖北分公司的8.63%上市公司流通股解除质押,致自身的质押比例降至70.3%。而根据公司半年报,截至6月30日,当代科技的股权质押比例高达93.4%。据了解,当代科技是通过盘活旗下资产,加快资金回笼,提前偿还借款,从而解除了质押。

  比起上述“自力更生”的大股东,一些主业稳健、颇有吸引力的公司的大股东选择了适当“求助外力”。外援的加入,不仅能够帮助大股东拓宽融资渠道,与大股东的战略发展相契合,其自身则实现了低成本入股,有望形成“多赢”格局。

  例如,10月15日,精达股份控股股东特华投资控股披露,已与华安保险签订股份转让协议,转让其所持流通股17595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9%。本次转让后,特华投资的持股比例下降至12.8%。这是沪市公司大股东寻求风险化解的最新案例之一。根据公司此前公告,截至10月11日,特华投资所持4.26亿股中的2.68亿股处于质押状态,质押比例为62.9%,而这一比例今年最高时一度接近90%。

  类似的还有美克家居的大股东美克集团。截至9月11日,美克集团持有公司股份6.5亿股,质押比例为79%,而此前美克集团质押比例曾超过90%。之所以有如此改善,是因为美克集团调整了产业战略布局。“此前,受集团控股99%的子公司美克化工影响,大股东资金较为紧张,但集团逐步退出化工相关领域,美克化工选择引入国有资本,从而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大股东的流动性。”接近公司的人士向记者表示。

  对于主业不振或者存在一定瑕疵的上市公司而言,其大股东话语权较弱,控制权让渡或是更优的选择,如*ST藏旅、松发股份。

  日前,*ST藏旅发布公告,宣布完成工商变更登记,控制权变更尘埃落定。今年年中,公司公告称,新奥控股受让国风集团及考拉科技持有的国风文化与西藏纳铭各100%股权,从而间接持有4616万股上市公司股份,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20.34%,将入主上市公司。本次股权转让采用承债式收购方式,新奥控股向出让方支付4.12亿元的股权转让款,同时国风文化与西藏纳铭应付各自原股东的债务合计6.78亿元由新奥控股负责清偿。

  *ST藏旅股价已从年初的最高23.09元下跌至不到10元。公司大股东国风集团除了通过国风文化持有公司11.46%股份外,还直接持有公司13.18%股份。截至今年一季度末,国风集团直接持有的2992万股公司股份中,有2972万股处于质押状态,随着股价的深跌,国风集团面临平仓压力。而新奥控股的入主,不仅使得国风集团于6月底全部解除股权质押,缓解了其质押风险,还缓解了公司面临的债务危机,给公司带来了产业发展的新机会。

  在化解质押风险上,一些公司的大股东在手法上有所创新。“大股东是化解质押危机的关键人,尽管有些公司的质押危机是否解除还需要长期观察,但这些大股东的尝试和勇于承担的态度值得肯定。”相关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。

  10月13日,龙韵股份披露股权质押情况:截至当日,公司大股东段佩璋直接持有的公司3069万股份中,累计质押1534万股,占其所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49.98%。而在今年3月中旬,段佩璋的股权质押比例高达98.9%。即使算上其一致行动人,合计质押比例亦高达84.25%。

  复盘段佩璋降低质押比例的过程可以发现,其采用了将质押股份逐笔解除质押,虽然期间伴随几笔小规模的重新质押,但整体上质押股份数量不断下降,从而达到了逐步降杠杆的效果。“龙韵股份大股东的做法其实是把持股分多笔,在多个银行和券商处质押,一旦某一笔质押接仓线,公司立即提前还款,避免平仓风险。”有接近公司的人士表示。

  华夏幸福大股东则是“股权转让+业绩对赌”模式的尝试者之一。今年7月10日,公司大股东华夏控股拟以137.7亿元向平安资管转让其所持19.7%股份。完成转让后,公司大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42.67%,平安资管方面持股19.88%。作为条件,后者有权向董事会提名2名候选人;华夏控股承诺上市公司2018年至2020年归母净利润较2017年分别增长不低于30%、65%和105%,如未达承诺业绩,大股东将向平安资管进行现金补偿。在业界看来,华夏幸福大股东的这一做法算得上一种“名股实债”的融资之举。

  易见股份走的是另一条“捷径”,即在大股东股份处于冻结状态或者处于限售期,其股权变更不易的情况下,选择了表决权的让渡。9月27日,公司大股东九天控股所持4.24亿股被质押的股份,因华融资产申请保全被全部冻结,而公司股价在9月28日接近跌停。同时,在公司前十大股东中,七名股东质押股份总数占总股本的61.7%,公司控制权隐含风险。在此背景下,10月7日,公司大股东将所持19%股份对应的表决权等股东权利委托给有点肥科技,拥有29.4%表决权的原二股东滇中集团由此被动成为公司新的大股东,公司实控人由冷天辉变更为滇中新区管委会,同时九天投资和有点肥科技出具不谋求控制权的承诺。至此,公司迎来一个新局面。“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,滇中集团将整合公司资源继续支持上市公司各项业务发展。”在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,滇中集团如此表述。